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松林1947

原创作品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日志

 
 

在千灯的日子  

2017-02-25 11:3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五年夏天师范毕业,告别了那扭曲、畸形、极左的桎梏,心头的压抑和阴霾一扫,成为了正式教师,没有了代课教师民办教师的自卑,顿觉照耀的是阳光的灿烂,吹拂的是春风的和熙,去昆山千灯中学报到。

        千灯轮船码头在千灯镇的北大桥附近而中学在南大桥,从码头到中学经过1500多米长由2072条石板铺成的石板街,人在街上走,水在街下流,石板街宽不过二米,千灯人以好奇的目光关注着来到千灯的陌生人。那条石板街在三年半的时间里来回走过了无数次,伟大的思想家、民族英雄,有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名言的顾炎武的故居在石板街的南端即当时的千灯中学。但当时千灯作为古镇的一切已破坏殆尽不复存在,哪里还有顾家老宅的影踪,听说我们当时的宿舍就在顾炎武墓的旁边,我所看到的仅是几棵柏树而已,至于现在那里规模颇大的园林式的顾家老宅则是后来中学搬迁后新建的。

        在千灯中学工作了三年半,先后二位校长。前者是作风正派、正襟端坐、办事谨慎的宽厚长者王延桃;后者是泼辣大胆,富有情商,对看不惯的会破口:“骂你这*养的!”,对他需要的教师则邀你逛街的原昆山公安局教导员戴修廉。

努力工作

到千灯中学担任初中毕业班班主任、任教音乐课,负责学校学生宣传队的工作。在我未到千灯中学的时候千灯中学出了件大事,学生宣传队一学生投井自杀,原负责宣传队的老师由于曾经批评过该学生而面临很大压力,学校把这项工作交给了我。接手任务后我采用了大胆冒险的方案,在原来的宣传队中只留用了四个高中学生,其他一律采用初一初二的学生。我有过学生宣传队的经验和教训,深怕有些学生时不时闹情绪,剪不断理还乱的做思想工作会带来内耗。当时这样做是有压力的,千灯是只有二千人口的小镇,小市民好管闲事,中学的一点小事镇上马上会传开。当时普遍的看法是“那个姓张的这样做肯定是错的”“在昆山颇有名气的千灯中学的宣传队完了”。

有没有完呢?当然没有。我创作了歌曲、舞蹈,语文组的老师写出了许多新颖的表演唱我谱上曲,一切追求新颖奇特不落俗套。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们的节目:表演唱《看电影》、每人手拿二把筷子敲打的说唱、舞蹈《标杆》、舞蹈《剑光闪闪》、相声《一比二大》......在杨熙华老师及四位高中女学生的配合下一个个节目排练成功。在连续二届昆山县中学生文艺汇演中名列前茅载誉而归,比原来的更出色。汇演结束回千灯,挂稍机上扬起获奖的锦旗,敲锣打鼓在千灯市河张扬一番,告诉千灯人我们成功了。

相声《一比二大》是朱伟杰和我晚上睡觉前在床上你一句我一句搭出来的,汇演时他和我上台把台下引得喷饭;我们开场的歌曲是学生乐队上场伴奏的,六位学生家长出资购买了六把小提琴,我把六位学生的小提琴演奏训练得弓法上下一致,再加上一位初中学生的笛子,我用去昆山小红花借的手风琴压阵,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学生汇演中足以令其他学校目瞪口呆。要知道当时乡区学校的条件是何等之差,千灯中学仅有的音乐器材就是一架破风琴,镇上有文艺活动到剧场或塔场演出都是扛了这架破风琴去伴奏的。这位演奏笛子的学生后来是我的好朋友,三十多年过去了直到近来见面时他竟然还能把当时我写的乐曲眉飞色舞完整的哼出来。

我把音乐知识特别是当时乡镇鲜有人知道的声乐带到十分闭塞千灯,对于千灯的学生来说这是很新奇很感兴趣的。同学们模仿我的方法学唱歌,记得后来有位学生去了美国,至今我们保持联系,她不时会在微信上和我笔谈,回忆起跟我学唱歌的往事。这里再次摘录一段卢亚纳在美国发来的短信:“嘉嘉喜欢唱歌受我的影响,而我又是受您的教诲和影响,常常觉得在中学跟您排节目、学唱歌是我非常快乐的时光。在此再次谢谢老师!音乐教育对孩子的成长有着其他学科无可比拟的优势,它可以启发孩子的心智、陶冶性情,使人积极向上,美化人的行为。我也常常庆幸自己在初一遇到了您,使得我有了比其他同学丰富的音乐体验.....,谢谢老师,给了我一份终生受用的礼物,而且现在还继续影响着嘉嘉和欢欢......”

在千灯中学期间我可不是单上音乐课,担任班主任的那个班的语文老师在学生即将面临升学考试的最后一个学期突然调离,我义不容辞的担起了该班的语文课,努力完成了教学任务,我们班当时是四个平行班中录取高中人数最多的。记得有位学生邱**读书有点糊里糊涂,当时家长十分着急,特地要求把该学生安排到我的班级,要我对他加强管束。该学生后来进了高中,他的家长和家人当然成了我的好朋友。当我第三次接任班主任时,初一二个平行班的数学课原由教导主任吴坚担任,学校考虑他的工作量过大,把一个班的数学课交给了我。我和吴教导的关系极好,一起研究探讨,课上得有声有色。后来有位上海姑娘走入了我的生活,女朋友的姐夫是上海商业系统的处长,七托八托经过供销系统到千灯来了解我的情况,千灯供销社问到了吴教导那里。吴教导够意思了,把我说得花好桃好,一桩姻缘完美。

几十年过去了直到退休后还不时会想在千灯中学时的学生,卢亚纳、朱叶丽、杨凤安、钱燕伟、汪伟红、周建平、韩靖芳、吴炜、万里华、李小平、卞亚萍、蒋洪涛......

愉快生活

乡镇千灯交通不便,千灯中学当年有很多住校教师,在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余,尽管当时没有电视电脑手机,但我们的业余生活可谓五光十色。

七十年代的教师还是清苦的,我们几个年轻教师收入不高,每当发工资我们都马上在会计室买好十二元的饭菜票以保证一个月的伙食,多余几张十元的票票则入存银行准备讨老婆派用场的。每天的伙食这十二元足够了,能保证早上一副大饼油条、中饭和晚饭一荤一素一汤,经常的菜是一块红烧肉(或二只肉塞油泡)一只青菜和一个咸菜汤,大家居然也满足于这样的生活。来往于昆山千灯之间只有需花时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轮船,这倒是颇有些烦心的事,我们有时会几个人一起在周六中饭后步行到陆家浜再坐长途汽车回昆山,汽车票和轮船票都是二毛五分,坐汽车早一点回到昆山,千灯到陆家的田间小路都走熟了,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近一个小时就到了陆家浜汽车站。周一一大早又要去昆山轮船码头赶轮船到千灯,学校安排我们周一上午的课都是第三第四节,不需要调课。

我们跟王校长没大没小,点好鞭炮扔到他脚下吓得他跳起来;在校长室门上放一盒粉笔头,他进门时粉笔头砸到他头上,他肯定知道这好事是谁干的,一声“这两个小赤佬”;和戴校长逛街走田埂赏菜花是经常的事;在语文办公室我弹着月琴其他二位男教师唱着我们配的歌词让一位女教师笑得直掉眼泪;在办公室作弄一位体育教师,让他蒙上眼睛在地上画了一米见方的圈子里踏步十分钟,以不走出这圈子为胜,然后我们一个个全部偷偷地溜走,他拉下蒙眼睛的布发现办公室里没人了,大家笑死;抓青蛙掏鸟窝杀野狗,红烧狗肉狗油氽花生一起喝黄酒;有时会打打四十分,打到最后有些人额头上贴了不少纸条,兴奋了掀翻桌子结束;打牌我和朱伟杰一直是搭档,我们一是是赢的,不是我们牌艺如何高,我和他有一套只有我俩才知道的暗号,可以通知对方叫哪一种花色为王,何时开始吊王,要不要把分压在底里;和朱伟杰发明一种只有我俩才听得懂的所谓的“大凉山语”,经常弄得别人一头雾水......

在千灯期间有二位朋友,一是杨瑞国,因为他是双胞胎中的小的故称小弟,小弟会吹笛子。我经常请他来中学文艺队帮忙演出,在他那里听到了许多乡镇上小市民离奇古怪、不可思议的事情;二是马升嘉先生,在他那里学到了如何身处逆境永不言输的毅力,我们所谈话题则会高一个层次,他来过中学帮我们设计舞蹈动作,我曾在他报考昆山师范班时为他讲解乘法公式和因式分解......

不时会想起曾经一起的住校教师王建东、朱伟杰、徐永明、丛林、张同荣、尤大传、蔡冰如、钱望平......

喜剧性结局

时间到了一九七八年,男大当婚,我已经三十一了。女朋友婚后要调到昆山而我却在千灯,丈人阿爸有些不放心,想法调离千灯。昆山有单位来千灯中学要我,戴校长回绝,对我说:“帮我二年,二年后我帮你调到昆山”,闷掉。

一九七九年年初,学期最后一天晚饭后,戴校长叫上我:“松岭,街上兜一圈!”,一路上他拍拍口袋对我说:“调令六张,你没有。晚上食堂里全体教师会,会议最后一个议程宣读调令,戴校长像演小品似的特意慢慢吞吞的从口里掏出一张,宣布某某某调哪里,继而再掏出一张宣布某某某调哪里......知道自己不在份内心不在焉。他掏出最后一张:“张松岭调昆山文化戏曲学校”。我顿时懵了,半响没有反应过来,戴校长和我开了这么一个善意的玩笑,他说“没办法,教育局硬调”。当天晚上有些失眠,第二天给未婚妻发去了电报。

离开千灯了,有些留恋千灯,在千灯的那段日子是蛮开心的,说真的如果千灯中学离昆山县城近一些或者交通方便一些我还不愿意调离这所学校。有些觉得对不起千灯中学,在非常需要我的时候我离开了。

千灯,千灯

金星、西宿流过支农的汗水;陶桥、吴桥留过家访的足迹;秦峰、少卿曾有赏景的身影;河东、河西难忘访友的茶叙......

那是一波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是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那是人生轨迹中继昆山小红花后又一高潮。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在千灯时和学生的合影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王延桃校长的全家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王延桃校长的夫人(曾经是昆山第一中心小学和昆山市实验小学的校长)是我在昆山小红花工作时的亲密战友和最好的朋友,我称她为姐,她当然把我当弟弟看待。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和千灯中学时曾经的同事蔡冰如(居中者)自驾出游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和蔡冰如一起川西大环游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在千灯的日子 - 青松林1947 - 青松林1947

                                                      千灯中学的学生卢亚纳(在美国)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